github.com/fourdollars/webdav- 如果已經有刻過 Concourse CI 使用的 Resource 的經驗,後面要再刻就還蠻簡單的,就是復習而已。 :D

分享一下週末練習用 Bash shell script 寫的給 concourse-ci 使用 [samba 的 resource](github.com/fourdollars/samba-r) 文件跟授權跟範例使用說明跟 Docker Hub 以後有空在補上 -ci

使用 concourse-ci.org/ 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看著自己編寫的 pipelines.yml 一點一滴地在網頁瀏覽器上建構出心目中想要的生產線,好像在創作什麼藝術品似的。 <3

Guileless Bopomofo PoC progress

樸實注音鍵盤,我這陣子在做的 Android App 專案,後端採用新酷音 (libchewing)。

目前大致上的運作邏輯已經通了,把剩下瑣碎但重要的東西做好,就來上架並開源。

瑣碎但重要的東西:

*鍵帽
*候選字選擇介面
*設定介面
*測試

但某種程度來說,現在的軟體會肥成這樣,也不盡是些無用的 code,只是加了一堆 99% 時候用不到的「基本功能」,例如支援 unicode 字元和輸入法框架。
會說 99% 用不到是因為,軟體釋出是單一的,在一個軟體包裡面就要包含對所有使用者來說是基本的功能,例如,中文使用者期待可以使用輸入法輸入中文字,阿拉伯文使用者期待有右到左文字的輸入和排版支援,身心障礙者期待輔助使用功能。
每個使用者都期待軟體支援他的情境下基本的功能,但每個使用者的差異還是太大,所需要的「基本功能」經常沒有交集,於是就有了很「肥」的軟體包。

一句話來說,人類現在用的電腦運算能力,足夠 1960 年的 NASA 登上月球幾百萬次,但 1960 年 NASA 登月軟體只需要支援美式英文、英制單位;現在你手上的電腦,可以隨時切換成其他一百種語言而正常顯示、輸入、排版。

LibreOffice 十歲生日快樂!

雖然疫情打亂了所有今年計畫的慶祝活動,但我們還是要在 LibreOffice 十歲生日這一天用這支影片來呈現給大家。

這支影片有眾多國際上的 LibreOffice 社群朋友的笑容。笑容的背後是艱辛的成立、成長、成熟的過程;有大家在各個領域層面的參與,才能讓 LibreOffice 與其背後的法人代表文件基金會,持續在文件自由的路上努力。





peertube.opencloud.lu/videos/w

專訪「露下體假Coser」李宜頻:所有的人事物都是利用,裝笨比較輕鬆

因為很久沒追活動了,最近才看到相關新聞了解大致事發經過。

但對於相關的新聞報導或討論都引起我相當程度的不適,我想這篇專訪多少有點破背後讓我不適的理由。

我想起就讀女校的朋友曾在聊天提到,學校附近總有男性暴露慣犯出沒,而從學生的反應就可以了解學生的年級。

但這些男性暴露狂,或許是他們了解如何怎樣幽微的猥瑣淫蕩、又或許是男性天生就應該猥瑣淫蕩,我從未在報章雜誌上看見有關他們的獵奇報導。

一早想不出其他有建設性的東西,只能嘆氣,唉。

thenewslens.com/article/137611

只能說超好心
---
RT @kyohvgle
有沒有人對振興三倍券或其他券有任何問題,歡迎在下面提出我會儘量回答;然後店家什麼不知道怎麼兌換也可以問我,反正大家在這邊問的跟打去 1988 的答案是一樣的。
twitter.com/kyohvgle/status/12

聽說 Thunderbird 78 有內建實驗性質的原生 GPG 支援,有空要來試試

把很久沒開的筆電上面的 Ubuntu 18.04 升級到 Ubuntu 20.04 了,一堆東西好像都不太對勁,就直接執行 `gsettings list-schemas | while read sch; do gsettings reset-recursively $sch; done` 把所有的設定都還原成初始值,然後就好多了。

試了一下 fourdollars.github.io/diaas/ 在 Ubuntu 20.04 LTS 的安裝,還是可以正常運作,弄了一個 sylee.org/d-i/?share=08080808 給正體中文的使用者,有個副作用是裝完的系統完全沒有 Snap Store 跟 Snap Package。 -i <3

這一篇用中文發。

這一個月發生的事情真是有點出乎意料之外。雖然一月底董事會就已經知道,新任董事會裡直接分成兩派是比起上屆更加明白的事;但也意外看到一些人在面臨「權力」(雖然那個權力對我來說並不真的把它當權力) 時是如此的… 失常(還是露出真相?)

雖然我僅僅四年資歷,第三年就進入核心,第五年就坐上副主席,對特定某些人來說可能叫做倖進、甚至惡意奪權。不過在我看來,他們始終不重視的那些事情,例如「溝通模式」、「對團隊夥伴的態度」等,可能才是他們大意失荊州的主因。

就像佛地魔最終還是敗給「愛」一樣。

真是应当好好读文档。
长毛象另一个奇怪的设计也终于明白设计的用意了。

不知你们发现了没有:当你回复另一个人时,你的回复并不会出现在你的关注者的时间线上(Home timeline、List timeline),除非你的关注者同时关注了你回复的回复对象。
具体来讲:
现在我(A)对 shioko (B)的一条嘟文(T)做出了回复(R),如果你仅仅关注了我(A)而没有关注 shioko (B),那么我的这条回复(R)是不会出现在你的时间线上(Home timeline、List timeline)。除非你同时关注了我(A)与 shioko (B),我的这条回复(R)才会出现在你的首页时间线上。

我之前一直没有发现这件事,直到后来 @sd 专门提到这件事。
qoto.org/@sd/10391264171556624

今天阅读了文档,才明白这样设计的用意是防止粉丝数多的用户对粉丝数少的用户进行欺凌。而长毛象一直不支持推特、微博那样的转评功能,也是为了防止欺凌。

Show thread
Show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