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课堂,新来的老师在板书,邻座的男生好心递给我他的笔记,我一边抄一边听他小声问“发下来的笔记本要写自己名字吗”,本人在梦中也一样没耐心,心里翻着白眼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问,这时候偏过头看见他阳光下毛茸茸的头发忽然脑袋发昏说“当然是写我的咯”。然后下一秒就被我妈打电话的声音吵醒,在天光大亮的七点钟不知道怎么入睡去继续我的梦。难得我梦见了个帅哥呀!

居家隔离七天满了,网格员发消息要求把门上封条撕掉并拍大门照片给她。我拽了根长线连吹风机,试图把它们整张揭下来,没想到太结实了搞不掉,后来拿抹布钢丝球甚至搓澡巾搓了一个半小时,搓得我心头火起愤愤想当初来贴封条通知都没有一声,揭下来的离型纸随手丢我家门口,贴完忘拍照片不能交差也是要我拍好发过去,现在连封条都要我自己揭,想想我这浪费的时间真他妈有火无处发。啊!我这气出的乳腺结节找谁说理去

tosyl boosted

心态崩了,记录一下上海这段我家的经历。 

我家五口人都是青壮年男女,四个还是学生,一个工作中。家里人多,又常招待朋友,平时就有多买东西的习惯,有一个冰柜,两个冰箱。几个人都比较反贼属性,上海刚开始感觉不好,就把家里的动物送到其他城市有朋友照顾,所以也很早开始囤货。新鲜食品、副食饮料,烟酒糖茶,各种品类都买了。也一直参加团购、抢菜。物资我们小区一开始有收到不少。但因为一栋楼前段时候有阳性,物资就开始不行,买东西的难度也很大。我们吃饭吃的良心不安,商量了一下,开始把一些新鲜食物送给需要的邻居,比如家里有小孩、孕妇、老人的。邻居们需求量不小,四天就清空了大冰箱。这两天开始彻底买不到东西,小区内陆续阳性,解除遥遥无期。我们商量一下就决定不再分东西给邻居了,自己也开始一天吃一顿,希望减少食物的消耗,多撑一段。虽然很凡尔赛的能吃饱也有零食。我们这栋楼离其他的楼有一定距离,相对安全,户型也比其他楼大不少,疫情一开始有人对我们这栋楼做核酸都是最后才来、物资都是先发,很不满意。于是我们家就被骂了,我们这栋的点名到我们家有食物不分给大家,说我们恶毒,其他栋就有骂我们这一楼的,也有说我们早早买东西,他们才买不到。很难听,一个群杂七杂八骂了一个多小时才算了。我很受冲击,象上友友们有来安慰我,心情舒缓了一些。刚才发现我家大门被人用口红写了骂人的话,一开始是我起头把食物分人,心态崩了。躲在房间里一边哭一边记下来。

tosyl boosted

我做社区志愿者有个观察,来送货的快递小哥或者外卖员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除了一个简单的口罩)。他们和平时日常送外卖一样,没有手套,没有消毒用品,我感觉他们真的很辛苦也很艰难,而且也非常不安全。他们极有可能感染和传播病毒。但他们没有防护服也没有手套也没有消毒用品。还有一个外卖员在看到我穿防护服对地上的外卖进行消杀的时候问我:你喷的什么?我说是消毒液,他就伸出有很多黑垢的粗大的双手说,给我也来点吧。我就给他的手喷了很多。我真的觉得很心酸。我们做2个小时志愿者都可以有一些比较完备的防护,他们怎么可以没有。

感觉外卖员真的被压榨和遗忘了……政府只管检测他们,如果是阳性,就把外卖员拉去隔离。但是他们并不考虑这些人的生计问题,以及是否需要更好的保障。

这就是底层现状,冒着一切风险赚血汗钱,到头来还要承担这些风险,还要给政府背锅,现在上海就说隔离最大的传染源是团购,让居民不要团购。

tosyl boosted

中国政府动不动就在媒体上渲染外国的防疫政策是“躺平”,但仔细想想,COVID-19传播的两年时间里,许多国家都经历了多次高峰,除了初期集体尝试封锁城市的方式以外,中后期都是在根据自身的情况相互借鉴经验,开展合理的防疫方案。只有中国,两年时间里,从武汉到西安再到上海,除了一刀切的封城和把感染者关进集中营以外,在防疫方针对策上什么改变都没有。
换句话说,全世界面对COVID-19唯一一个躺平了什么也没干,一点长进都没有的,只有中国吧。

tosyl boosted
tosyl boosted
tosyl boosted
@Jessica 你可以试试迷雾通,这个是专门对抗GFW的VPN,账户随便注册,甚至有公开账户,有免费plan,速度够上网,付费是5€一月,加密货币打八折,有时有优惠码可以折上折。他家有封一天赔一天政策,付费用户上不了会补偿时长

公开账户大多是public + 一两个数字,密码同样

被墙官网:geph.io
直连镜像:is.gd/getmwt
tosyl boosted

看文献,有一篇英文写得一塌糊涂的论文,一看是武汉华中附属医院写的,记录2021年年初封城时期医院癌症病人的治疗情况和随访
1月22日封城之后
63%的病人再也没有回来

tosyl boosted

有人觉得你们被关成这样了,连大米都缺,每天运气好的时候能买到一点高价菜,为什么要继续老老实实在家忍着,怎么不拼了。
你都不知道找谁,政府是隐身的,你一个官员都见不到,别说见不到,连电话都打不通,你敲锣打鼓喊破了喉咙辱骂他,他都不会听见。
了不起你在网上留言,以良民的姿态开头,表示自己实在迫不得已才打扰您,真的不是寻衅滋事,第一句话“我在五星红旗下长大,一直相信党相信政府”,然后开始卑微倾诉难处,一番血泪陈述老人小孩孕妇穷人病人残疾人种种人命关天,最后@一堆政府养的喉舌。
谁会看呢,一会儿功夫就被删没了。再发,号没了。
你说那我就直接开骂。我记得武汉的时候有个女孩子非常绝望,是个人层面直接的绝望,不是我们日常忧国忧民的那种不会马上致命的绝望,发语音说没想到自己这么年轻就要被政府害死了,自己就快要死了。状态听起来很不好。后来她的账号发了一堆文字悔过的道歉信,说自己之前是在胡说八道,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声音。
你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居委会志愿者和防疫人员。这些人里有一些坏人,有一些是普通人,是和你一样的苦逼。你知道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主意都拿不了。你骂谁呢。对谁发火呢。向谁问责呢。
看不到一个官员、一个决策者。
所以你能做的就是把你家的垃圾好好用垃圾袋装好,放到楼下。
塑料瓶干干净净在垃圾袋旁边码好,给小区里唯一还在工作的清洁工老王。如果他不来工作了,你就字面意思上的生活在垃圾堆里了。

不明白第一条为什么消失了,是我误删吗……

tosyl boosted

朋友们,我说停停,也许您有将pdf文字复制到word或翻译软件,却需要手动删除换行符的困扰吗 :EveOneCat40:
请您下载这个脚本解决您的问题!(支持的pdf软件有限,有adobe和福昕等)onehourprogramming.com/blog/20

tosyl boosted

破烂小公寓,中央火警一月间无端触发两次,嗡嗡声回荡全楼,年轻人们纷纷涌下防火通道,手提肩扛,驱之牧之,带着自己的大动物、中等动物和小动物,疏散在楼下草坪。比房号多出三倍的生物住在这个楼里!嬉皮士发型的男生,蹲在草地上抱着自己的巨大卡斯罗,卡斯罗没见过这么多人,鼻子往他怀里钻,试图把头藏起来;眼睛像往两边看的金吉拉,被眼镜卷发女生抱着,镇定张望,或诧异公寓窗口能看到的草地骤然离自己这么近,草地上有雀子、蝴蝶、松鼠,堪称猫科远国乐园。灰色条纹小猫,神色娇慵极了,躺在人类臂弯,对五楼到一楼的颠簸移动毫不介意;金棕色狗,发型膨胀得像个焦糖爆米花,任凭很多人类把手伸到其中;鼻子很长的狗,走到草地边缘围篱,检阅般问候每一朵山茶;黑耳朵猫,刚出生不久的样子,揣着两只手上下打量人群;白、金、黑三只大狗牵在一起,互相拱闻,绳子都要打结了,如果有一个地狱需要他们看守,这个地狱谁也关不住。身体像香肠的,腿像喇叭裤的,利齿的,锐耳的,性行迥异,每种都堪做神话生物原型。一只鹦鹉也在其中,被天敌围绕,谨慎收起翅膀。守宫,独角仙,狼蛛,装在原本居住的盒子里拿下来,避光喜阴凉的,人类便用外套罩住盒子,外套摇荡间,亚克力盒装微型沙漠和腐殖森林若隐若现。

第一次火警,我杯面刚泡好,端下楼吃,结果腾不出手淫人猫狗,十分后悔。第二次学聪明了,空手出门大摸特摸

次日在窗台上养了半个红薯和一个萝卜,如今也很青翠毛绒,参加游园会,能拔植物组头筹,可惜那之后火警修好了,没再响起过

信用卡莫名其妙多了一笔566的还款,但翻遍支付明细也问了客服都没有找到资金来源。把疑惑发给朋友后收到回复“还款侠?”

tosyl boosted

看到豆瓣上好多人在讨论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天鹅女神”故事模型(偷羽衣-囚禁-生儿育女-偷回-离开),也给大家看一看那部著名动画《海洋之歌》的北欧民间传说原型吧。
其实原版非常直接残暴,最后走向也更接近现实,可以看成是另一种《狗镇》故事。的确比牛郎织女这种还搭鹊桥的要痛快(也残酷)得多。
出自《讲了100万次的故事·北欧(全两册)》
(我目前被管理员设置了任何图片发出前都要审核,所以欢迎豆瓣帐号正常的象友们发去豆瓣。)

时隔多年俺终于登上来了真是太不容易

tosyl boosted

对《雄狮少年》的一些遗憾。在刻画留守少年们对舞狮的热情与不放弃之余,女性的角色仍然只能是激励者。开场翩若惊鸿、大放异彩的舞狮少女,作为先行者,是她启发了男主角参赛的热情。本以为后半段的剧情会有少男少女在竞技场上的对决,可惜舞狮少女的角色很快就成为旁观者,因为“父母不想让一个女孩舞狮”。对这种放弃,处理得过于理所应当,过于滑顺,连让观众感受一下遗憾的意图都欠缺,不得不说是本片最大的缺陷。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軟體自由協會 Mastodon 社交平台

這是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 (SLAT) 的 Mastodon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