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尾生 boosted

我觉得方舟子跟我见过的某一类双相发病时挺像的,特点是在亢奋和高攻击性之外,展现出不择手段的极端自利和一种比较不要脸的人格:在撒谎、编造事实、扭曲逻辑、向网信举报、和国安合作之类的时候,非常理智和高效,甚至显得狡诈。其实我也一直不能确定那几个我见过的双相到底是发病了,还是本来就是这么不要脸。

刘尾生 boosted

一想到还有义勇的年轻人在被关押审讯中,而他们行动的受益者(我有家人在国内所以我也是间接受益者)却很快从日夜关注翻篇回到了各种的岁静小日子里,心里就充满了愧疚和忧伤。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法国,我们会有很多正常的、合法的渠道为这些人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法律援助、经济援助、媒体关注、游说议员...。
总之,不能或者不想直接参与运动的人也能间接出一点力或者捐一点钱。

与义勇者实实在在经受的关押、审讯、判刑、失去工作、被学校处分或开除...等等这些苦难相比,我用手机轻巧地敲出这些小心思小哀叹不过是矫情的顾影自怜。
如果哪位嘟友有可靠的、具体的援助方案,我希望能尽绵薄之力参与其中。

刘尾生 boosted
刘尾生 boosted

这几天看到最无语的视频。这帮白卫兵怎么配拉“要工作,要吃饭”横幅的?它们这工作就是让其他人没有工作吃不上饭啊。

刘尾生 boosted

今天北京核酸点的告示。随着“新十条”发布,两个月前还信誓旦旦坚决坚持的“动态清零”绝口不提了。在“不惜一切代价”里被耽误和辜负的、永远得不到答案的追问,全都可以被这样一句搪塞:「不要再问为什么没结果」。

为“新十条”而欢呼,却绝口不提反抗者的人,都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chenzhan
我上次听说“翠”成敏感词是8月份给大熊猫征集名字,网友起名“祈翠”。

刘尾生 boosted

心情很复杂,不知道对于这样终于“松动”的迹象该抱有怎样的心态看待。一是不信任,仅仅是取消“常态化核酸”,也只是退回到20、21年抗疫的模式,各地仍有不尽统一的48、72小时核酸要求,政策实效仍有待观察,是否有政策转向的决心仍不明朗;二是太惨痛,三年中所有的“原本不该”都历历在目,从疫情之初的谎言、仓皇应对,再到三年里种种非人做法,在转向奥密克戎后仍固守原有方式拒不进行科学调整,这场“抗疫”生生打成了政治仗,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都在为之买单;三是很惭愧,是由于上一周勇敢地走上街头抗争的所有人才换来的“圣上开恩”,在巨大的红色恐惧里有那么多我们尚不知晓姓名的人失去自由,面临这个国家机器最直接的碾压、最轻易罗织的罪名,而我们踩在其上坐享其成。所以无法欢呼,无法庆祝,无法说出一个“好”字。这是每个失眠的夜里都盼望的,如今终于到来的“松动”,但当它真的来临,我感到失语,我没有感激,只有无法细说的恨意。

刘尾生 boosted

在生活里,遇到方舟子这样的人,一个最简单的应对,就是不看他的攻击指向什么,而是要看他的攻击默认了什么。比如:

1、韩寒的小说是代笔!~所以韩三篇写得还行对吧?

2、张文宏的博士论文有问题!~所以他的公共卫生政策没问题是吧?

3、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指责是傲慢和虚伪的!~所以话是对的,只是轮不到西方国家来说是吧?

4、李老师背后有团队!~所以李老师的工作很成功,以至于不太像是以个人之力就能完成的是吧?

@Leeing
感谢李老师,是您让反抗者们看见彼此、是您让我们看见彼此。

刘尾生 boosted

#生活小技巧 #魔法 #女权
分享一个很棒的思路及其来源:

前因略。
室友在手机店生气的时候,店员正准备道歉,男店长突然态度很差说话难听。店员赶紧圆场说「男的嘛,不太会讲话」,不料室友更生气了,大声说道:

「如果男的就不会讲话,那他可以割掉那个东西不做男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男店长听了以后就道歉了。

学会了!下次遇到任何人说男的不会讲话/情商低/任何看似贬低男性实则为他们找借口的话,都可以这样回复:

「他可以割掉那个东西不做男人的。」

刘尾生 boosted

方舟子還是個詐騙犯,要說他是槓精就顯得情節太輕微,說他是精神病那就侮辱了真實的病人。我以前很少看推特,是近兩年才常去,雖然沒關注方舟子,但他的推文經常出現在首頁,有時播報的內地消息是別處看不到的,大概這也是他粉絲眾多的原因吧。我不愛關注的兩類政治博主,一種是刷得滿屏都是俏皮話和段子的抖機靈型,另一種就是他這種大量轉發消息既沒有標註來源,又缺乏有價值的分析,活像小學生課堂裡成天把手舉得高高的搶答者,為了圖表現還壓低其他同學的手或者踢人家凳子,聒噪令人厭惡。

@ziwendong @huaikong
我也跑个题,记得反华艺术家艾未未和巴丢草也在twitter上被方舟子撕……twitter上的方舟子总骂人,骂完就拉黑,他自己在twitter上发的消息倒是有很多未经查证的假消息或是发很久之前的视频让人误以为是近期事件。总之他在我印象里毫无公信力……

清晨时阿云放了一个震天响的屁,把我们俩都吵醒了。朦朦胧胧听他说,“对不起宝贝,把你吵醒了。”

刘尾生 boosted

习近平请高僧算命:“我将死在哪一天?”高僧答:“你将死在一个节日里。”“为什么?”习近平问。“因为无论你死在哪一天,”高僧回答,“这一天都将是老百姓最盛大的节日。”

看过《过把瘾》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531/
有天晚上梦到了王志文,梦里我可喜欢他了,可他却揣着明白装糊涂,气坏我了。第二天我就把这剧找出来看。

观此剧的心理活动:
方言好好一男的,可惜长了张嘴,他一开口我就来气;
男女主角怎么天天吵吵,我看着都嫌累;
这俩作天作地,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给男友发消息:“要是哪天咱俩分开了,我又跑到你眼皮底下耍酒疯,就是求你复合的意思。”
这俩作天作地,把别人扯进来干嘛啊,这俩太不厚道了;
方言太大男子主义了,真想把他的嘴封上;
刘蓓(贾玲)太美了;
这剧情也太俗套了吧;
给男友发消息:“我是不是不懂爱情啊?”
贾玲简直是他们俩爱情中的活菩萨;
方言的命怎么这么好,朋友和情敌都是他的人生赞助商。前者赞助他房子和工作,后者赞助他职业理想;
这剧情太太太太俗套了!
男女主角实在太自私了,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俩的活菩萨!
你完了!

刘尾生 boosted

「我們是廣場上的遺孤,
我們是野火後的新芽。」
⬇️這篇演講辭的視頻也做的很好,下載了傳到這裡方便觀看。

Show older
軟體自由協會 Mastodon 社交平台

這是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 (SLAT) 的 Mastodon 社交平台。